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染尘 篇八(来点狗血来点虐 失忆/替身梗 盾冬打酱油)

            


八.

"哇噢——你现在可不适合来,我的酒吧已经因为你快爆炸了。"

“难道不是生意大涨?”Chris推开咋咋呼呼的黑人好友,找了个相对隐蔽的吧台落座,又将鸭舌帽压到更低。眼下才是午后,酒吧的第一班员工刚陆续到场,顾客自然也稀少。

Anthony极其敷衍,只是从冰柜里翻出一瓶啤酒招待他,“记者把这里当做战略高地,现在我的每个小伙儿和姑娘都有一堆报社名片。”

“Steve呢?”Chris扫了一眼,并未看到酒吧的另一位拥有者,“躲回他的布鲁克林老家了?”

Anthony显然不认同他对自己生意拍档的揶揄,眼皮向上翻起,“我让Steve回家休息,这两天他不适合留店。”

“嗯哼,自然——”Chris疏懒地耸肩,用舌头挑去唇角的啤酒沫。

“你不喜欢Steve。”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看来Anthony确实洞悉他的内心,就像Sebastian当初介绍时所说,花十秒就足以知道他的脑袋在怎么转。

“你们是上辈子的冤家么?”Anthony边擦拭吧台边继续诘问,不过语气并不严肃。

“所以我们以前就相处的不好?”

“你们称不上相处,你是James的老板,Steve是James的好友——兼恋人,你们没有什么直接接触,会在很多社交场合见面,点头寒暄,就这样。”

“那‘上辈子的冤家’从何说起?显然我对Steve的态度不是自失忆开始,而根据你们所有人的描述,Steve Rogers,慷慨英俊,大度善良,品德高尚——”

“一点儿没错,这就是Steve Rogers。”

“那我确实是那个相反面,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某种程度上来说没错,你总是在逞强好胜。”

“和Steve?”

“和任何人。Chris,你是个天生的争斗者,但是毫无疑问Steve是你的重点目标。你忍不住和他比较,从你们的发色肌肉一直到事业发展——你就是停不下来,哪怕是失忆了,你居然还记得Steve,他必定得感动哭了才对。”

“所以他现在正在布鲁克林的公寓哭鼻子么?拜托Anthony,我才不信我有这么烂——我才华横溢,事业有成,能捧出好莱坞一等一的红星,到底哪点会及不上Steve Rogers?难道就因为那头金发和那对大胸?”

“瞧瞧,这就来了。这样的混账话我已经听了好几年,”Anthony伸出指头给了他脑门一下,“哪怕这脑壳现在一片空白,也记着要把对方当成一个沙袋打飞。”

“说起这个,”Chris盯着Anthony,谨慎地引出下一句问话,也是他今日来到酒吧的真正重点,“我其实有想起了一部分…”

“你恢复了部分记忆?!——”Anthony果然不负所望地夸张叫唤起来,他不得不按住对方的胳膊让对话得以继续,“不不不,离那样还差得远,但确实有些零星的碎片画面总充斥在我的脑海。”

“是关于什么的?”Anthony不解地摊开手掌,“你和Seb讨论过么?”

他扣了两下桌面,摆出一副为难和困惑的表情,确认Anthony的好奇心已被勾引到快从胸膛蹦出来,才压低了嗓门开口,

“这就是尴尬之处了,因为这些画面都是关于Seb的——”言毕,他抬头看向好友,试图分辨对方每寸表情的轻微悸动。

也许Anthony对他和Sebastian的关系一无所知,但又也许…——Chris抑制住上扬的嘴脸,他知道自己赌赢了。因为在最初的疑惑过后,一丝尴尬浮上了好友的面目。

虽然失忆后的他对Anthony的了解尚远远不够,但是Chris可以确定,能让眼前这个哥们尴尬的事可不多。

“哇噢——”Anthony低下头又虚浮地抹了两把台面,他决定适时加码,

“你知道,这种事如果直接去问Seb,那太…”

Anthony了然地点头,不自在地看了他一眼,“所以到底是什么画面?”

“唔…”Chris用指尖轻摸鼻梁,为了防止Anthony的所指和他所想的不同,他决定抛出一句模棱两可的回答。“那些画面是关于…我和Seb有时候还挺亲密的。”

这回Anthony似乎完全确认了他所谓的“画面”,调转脑袋看了看周围才缓缓开口,“好吧哥们,首先我完全不想介入你们的隐私——但是,我确实曾以为你们是情侣来着。”

“所以我们不是?”

“嗯哼,不然呢?毕竟两位当事人都告诉我不是。你知道发送祝福简讯后收到双重否认是一个多么糟糕的经历么?”

“你还发给过我们祝福简讯?”好吧,现在Chris彻底来了兴味,显然Sebastian为他拼凑的并不是故事中最真实的那一面。他不确定他们二人的关系究竟是何样,但仅仅是性爱拍档并不会被亲密友人误认成情侣。

“在发现你们躲在办公室深情拥吻后?是的,”Anthony为自己也拿来一瓶啤酒,“我是说,在这么多年后,我最好的朋友,”黑人的指头指向他,“同我最好的朋友成了一对儿,还真挺令人兴奋的。”

“我先无意纠结我和Seb到底谁是你最好的朋友,显然你对友情不够忠诚——”Chris摆手打断对方的抗议,直击重点,“‘在这么多年后’,你一早就期盼看到我和Sebastian拥吻成一团?”

“嘿——”Anthony对嘴吹完整瓶啤酒,拍拍他的肩膀,“毕竟Sebastian已迷恋你很多年。”

 

***

他不想睁开眼。

Chris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那种会逃避错误的怂蛋——但是此刻就是了。

他已经清醒了很长一段时间,向右侧身睡在床榻,手臂因为长时间的未能移动几乎麻痹。而左侧则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他简直想给自己来上一拳——虽然他在私生活上称不上检点,但也绝非荒唐,或许会同酒吧擦身而过的美人风流一夜,不过可从没胡乱睡过什么公事相关人物。

除了昨夜,他睡了自己的秘书。

 

昨晚James刚拿下一个至关重要的奖项提名。也正是因为这个,一份观望已久的广告合约同一部优良剧集的配角角色立刻到手,所以自己大概有些兴奋过头了。兴奋到把Sebastian微微撅起的唇,柔和饱满的脸颊同另一个影子叠到了一块儿。该死的,Chris抬手揪住自己的头发,随即左侧床榻的微微鼾声停止了。

他终于鼓足勇气转过身,Sebastian仰面躺着,眼皮半耷拉着,那双灰绿色的眼珠呆滞地对着吊顶,唇瓣红的像是被最艳的花汁浸染过。

“嘿——早上好,你醒了?”

“嗯…”Sebastian仍未从睡梦中彻底清醒,眼睑缓慢地阖了阖。然后转向他——

这真像一朵朝露中的玫瑰。Chris忍不住想,而对方转动身躯时露出来的红痕则更让人怜爱。他记起了年轻人昨夜在他亲吻下颤动的背脊和臀部,又在他的挺近下一寸寸地被钉在床板。

“你还好么——?”Chris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自然些,“你知道我们昨晚都喝了一点酒。”

Sebastian瞬时别过头瞧向他,眼珠中的某种情愫让他感觉自己说错了话,Chris艰难地用舌尖润了润干燥的唇瓣。“我想确定没有弄伤你。”

“不——”Sebastian吐出第一句完整的对话,“你没有,我们用了润滑剂和避孕套的。”

对方的嗓音嘶哑,他不得不卖力克制住自己去想造成此的原因。

“你想吃点什么?也许可以做个蛋饼?”

“不,我得赶回办公室,今天还有很多活儿。”Sebastian已经起身穿上了衬衫,背过身的时候屁股红的很。

天煞的,Chris扶住自己的额头,强烈的羞愧感再次占据了他的心——他可以睡很多人,但无论如何不应该是Sebastian,他勤奋聪敏的秘书,一个谁都瞧的出正在迷恋于他的年轻下属。

 

***

“Chris,Chris?”Anthony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怎么了哥们,被这信息量惊到了?”

“不,”Chris缓缓摇头,努力将刚才短短数秒内涌入他脑海的画面拼凑起来——Sebastian布满红晕的脸颊,酣甜的呼吸,歪在他臂膀旁的棕色脑袋,以及,不知所措的自己。“我,我只是又记起了一些新的画面了…”并且这回是真的。

“也许你该同你的复健师聊聊?你的身体在提醒你该做回真正的Chris Evans了。对了,这次的画面又是什么?”

Chris确定自己脸红了,因为Anthony已经不怀好意地吹起了口哨。“看来你积攒的‘画面’可有点多。”

“Anthony——好吧,我还有最后一个疑问。”

“说吧,你该感谢上帝有我,James可受不了你这磨磨叽叽的问答游戏,只会让你滚到一边去。”

他耐着性子翻了翻眼皮,“既然Sebastian对我....咳,像你所说的那样。那为什么会和我,我的意思是我们既然没有成为情侣,难道就真的变成了炮友?也许我是个混蛋,但是Seb显然不是这样的家伙。”

“拜托,我只是你们的朋友,却不是真的有心灵感应。不过谁知道呢?也许Sebastian终于明白了一些让自己更轻松些的生存守则,良宵苦短快乐就好。”

所以自己就此成了一根按摩棒?Chris捏紧了酒瓶,“好吧,多谢——Anthony。”

“没事哥们,如果我有帮到你的话,不过下次你再回忆起什么画面,我建议你去找Seb开诚布公谈一谈。”

“事实是,”他站起身,绕过吧台,“在来此之前,我已经同Sebastian讨论过了。”

“所以他的答案是?”

“就和你所说的一样,我们某些方面很合拍,仅此而已。”

“唔——”Anthony转动眼珠,“那这必然就是事实。”

“嗯哼,”他不甚在意地耸耸肩,这也许真是他曾经生活的一部分,不算隐秘也不算沉重的一部分,作为一个三十岁的成年男人有一个固定炮友,只是对象刚好是自己的秘书而已。

只是在所有涌入的画面中,他闭上眼,就能看到最深刻的那一幕。

他赤裸着胸膛,俯下身去亲吻Sebastian饱满的额头。

“Seb,和你性爱真是最棒的。”

对方的眼眸饱含水汽和羞涩,点缀在狭长眼睑上的黑色睫毛像柔情抚慰他身躯的羽毛。

 

是谁曾这么说过来着,带着爱的性才是最美妙的。

TBC


他在你最温柔的梦里呀阿桃。



评论(54)

热度(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