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染尘 篇二(来点狗血来点虐 失忆/替身梗 盾冬打酱油)


二.

Sebastian以为那个男人也是前来面试的演员或者模特,只是瞧上去放松的多。男人身材高大,穿牛仔裤和浅灰色的卫衣,棕色的头发像是剃坏了,保持在一个尴尬的长度,下巴周围是一圈毛绒的胡茬儿。

这有点不修边幅,Sebastian忍不住评价。他自己特意换了白色的休闲衬衫和黑色直筒裤,内敛又不过分沉重,是适合年轻演员试镜的得体打扮,想到此处他别转头看了一眼同坐在一侧的James——自己的同伴倒是和那个男人类似,穿了格子衬衫,半长的头发用黑色皮筋挽成了一个小小的发髻,同样保留了一圈青色的胡须,显然并未将自己昨晚“好好收拾一下”的告诫放在心头。Sebastian忍不住叹了口气。

“嘿,别紧张。”那个男人突然开口,嗓音很醇厚,不过语气活泼又跳跃,言毕男人还用指头点点自己,“Chris Evans。”

Sebastian搁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指动了动,还未开口,另一个声音插进来。

“那你紧张么?”James还在研究同试镜邀约一起发来的剧本,其实就是短短两句话,头也未抬地回嘴。

“什么?”那个男人很夸张地耸了耸肩,“你在问我?”

“对啊哥们,”James抬头,嘴角裂开。James有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唇,饱满的唇珠和曲线自然上扬的唇角,总像只慵懒撩人的猫,据说这是很多女明星整形也难以达到的效果,“你紧张么?”

“还好。”那个叫Chris的男人有点失笑,但仍然很快回答了。

“那我们也还好。”James更快作答,并且瞪了Chris一眼,Sebastian拉拉同伴的衣袖,结果立刻就被对方提着肩膀站起来,移动到了走廊的另一侧。

“别搭理这样的搭讪人Seb。”James将他遮挡在身体的里侧,又瞥了眼Chris才重新开口,“虽然他长的挺帅的,但是在试镜时搭讪你的家伙都不靠谱。”

Sebastian被对方嘚瑟的小表情逗乐了,“真有你的James,你什么都知道。”

“当然,不瞧瞧哥们我是谁,James Barnes—— ”

“布鲁克林的夜店之王。”Sebastian笑着接下去。

“当然,听哥们的准没错。”

 

然而这一回James却错了。作为同一组面试的人员,当Sebastian同好友一起步入那间小小的隔间,一抬眼就瞧见几分钟前还在同他们“搭讪”的男人已经戴上黑框眼镜端坐在导演身边。James的表情还算镇定,而自己的则一定足够精彩。

后来Sebastian知道了,Chris Evans是行业内著名的剧本买手,他和James本次面试角色所在的电影剧本,正是Chris极力推荐给导演,而导演则请Chris来做演员筛选的参谋。

 

“别担心Seb,机会并不只一个。”James一头栽倒在吧台冲他摆手,嘴角还有白色的啤酒沫儿。

James年长Sebastian两岁,并未就读专门的艺术学院,高中毕业后在一家剧场打杂工,只因外形惹眼因此成了剧场的龙套,却不止被一人称赞过有天分。他自己的艺术课程刚念完两个学年,在朋友推荐下到剧场实习而认识的James。

“没关系,就算没那个Chris,我也一定落选。”Sebastian的酒量一般,所以只选了青柠汁。作为演员,他口条不顺的劣习并未在两年的学习中有很大改善,今天的面试也有一次卡壳。

“我的小Seb,你很棒的。”James用手肘撑起上半身,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整个身体懒懒地挂在他的手臂上,脸蛋也贴着他的,“James哥哥觉得你最棒了——”

“好啦,Steve——拜托。”Sebastian将好友的身体扶住,交到已经走到他眼前笑得和煦的男人手中,“老样子,拜托你看好Bucky,这家伙只有嘴上倔强,他看好这次机会,现在出了变故一定会有点伤心。”

Steve穿着酒保的标准制服,白色衬衫配黑色黑心,微微一伸手便接过James,垂下的金发遮挡住脸庞看不清神色,“放心吧Seb,交给我就好。”

然后过了一天,James就接到了二轮试镜通知,又过了一个周末,那个叫Chris Evans的男人就敲开了James和Steve在布鲁克林的窄小公寓门——

 

***

“Sebastian,Sebastian?”

“嗯?什么?”Sebastian晃过神,从多年前的时空回到当下,“怎么了?”

“你说过我是眼光独到的剧本买手和成功经理人?”Chris从主卧里绕出来,脑袋上已经长出了一圈棕色短毛,显得很有精神气,“可是瞧瞧这儿,你真的没有骗我?”对方指着随意堆放在透明塑胶箱中的卫衣和T恤,而打开的衣橱里也尽是牛仔裤工装裤——好莱坞的经理人就是这样的品位?”

“你被撞了一下头,居然生出了一些服装品位。”Sebastian走过去将橱门合上,“在车祸之前你从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别担心,在工作室有我为你准备的定制西装,每一件穿上都会让你像一个真正的好莱坞人。”

Chris对着他的深蓝色西服点了点头,“我相信——说说吧,今天需要我做什么?”

“今天你才第一天回家Chris。”Sebastian巡视了一圈对方的冰箱,开始思考等会要去卖场添置的食物,“唔,你什么都不用做,按照医生的嘱咐去床上睡个好觉,然后傍晚可以外出用餐——但是可能会有记者,他们永远都在,如果你还没做好准备,我们还是留在公寓,我会将这两个月工作室的报告转到你的邮箱,你可以用来打发时间。”

“仅是提醒,我可是忘了有关工作室的一切。”Chris的声音自身后响起,他别转头,男人已经抱了一个抱枕倒在沙发,脸上是同话语内容完全不匹配的轻松,好似在说,“我晚上想喝可乐冰。”

他看男人这样的模样,总是笃笃定定又坦然的——原来已有十年。

“没关系,你什么都可以问我Chris,任何不明白的地方。”

 

***

“没关系,你什么都可以问我Sebastian,任何不明白的地方。”Sebastian躲过一个险些倒下的展架,跟随Chris来到那间完全未打扫过的经理人室。

“顺便提一句,我很高兴你愿意到这儿工作,毕竟这儿——”Chris一屁股坐上那个同样满是灰尘的旋转座椅,双腿打开,左右摇晃肩膀,“毕竟这儿现在的状态有些惊人,但是我仍旧很高兴你愿意过来。”

“这没什么先生,我原本就要打工。您支付我工资。”

“我的小伙子,”Chris拍了下大腿,微微蹙起眉,“我可不喜欢你称呼我像叫唤一个老古董,你就叫我Chris,在一些重要场合,也可以是Evans先生。你在这儿James会更有些安全感,天哪,他就像只刺猬——他一直是这样么?”

Sebastian想起了好友对于眼前这个Evans先生邀约的怀疑和不可置信——仅仅是对你这样,不,他当然不会将这么不识抬举的话说出口,“James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但同时也有点不敢相信,您可以理解的吧?”

“哈——这可不是什么上好的机会,我是说瞧我Sebastian,我现在可一无所有,但是既然James选择了我,”Chris搓搓自己的手,将掌心弄的红彤彤的,“我一定会将他经营好,James是我见过最有潜质的男演员,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他的眼睛里有东西,他会大红大紫,只需要一点儿合适的调教和成长——”

“明白先生。”Sebastian低头对着自己的脚尖。他猜测自己是有一点嫉妒的,这很难避免——他们一起来面试,James得到了一个角色和一份经纪约,对方甚至为此大费周章地专门成立了一间全新的工作室,而他得到的是在好友光环以外微弱的注意力,“怎么样,Sebastian,James说你一直在打工,要不要干脆来我的工作室?”

如果是为了避免陷入更糟糕的情绪漩涡,他应该小心的远离这一切才是,继续充当James在剧场认识的同行友人,在每次试镜前互相发讯息打气,偶尔对个剧本,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就渐行渐远。

“会有不错的时薪,比较自由的请假准许,毕竟你还有两年的课程没有结束,如果有合适的试镜机会,也绝对优先考虑。”

但事实是,远在Chris开出如此丰厚的条件之前Sebastian就已经在心里说OK了——很少有人能拒绝这样一双蓝眼睛吧?他微微闭上眼,Chris的眼珠子,就像康斯坦察在阳光照射下荡漾的波流。

 

***

“你是罗马尼亚人?”

“在高中时才到的美国,因为我的妈妈嫁给了一个美国人。我的运气不错,他们支持我的学业,继父用退休金支付了一部分学费,所以我总在打工,希望能够偿还。”

“然后就遇到了我,你是James Barnes的朋友——你说的,那个我捧出来的大明星?”

“我和James是剧场的同伴,在一次试镜后你很赏识他,甚至专门为James成立了一间工作室,并且提议让我来兼职——以我当时的境况很难拒绝。”

Chris大大“哈”了一声,“你听上去有些不情不愿Sebastian,看来我不是一个好老板,我让你后悔开始这份工作了么?”

“不Chris——,”Sebastian忍不住对着自己的脚尖,他一紧张就会这样。他并不后悔,有些决定你会遗憾却不后悔,不过他的自我剖白还未开场,门铃就响了起来。

 

“Chris Evans——”James Barnes歪在门框前,嗓音如同吞了一团烟雾,“我可在这两个月又为你赚了不少钱伙计,现在准备好享受它们了么?”

还团在沙发上的Chris 冲自己的新客人眨了眨眼,“现在我知道了,绝不是我捧红的你Barnes,你就在这儿呢——”

“瞧他Seb, 他叫我Barnes,哥们我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James绕过他甩上门,同Chris相视一笑。

即便是记忆的缺失,也许也成不了他们的梗阻,Sebastian咬住自己的下唇。

他只是有一点点嫉妒,持续了十年。

TBC

评论(43)

热度(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