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染尘(狗血文 失忆/替身梗 盾冬打酱油)

染尘

一.

拨开白色的云雾,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剪影,他试图凑得更近些抓住那个影子,却觉察到胸口难忍的痛楚。

“啊呀——”一声呻吟出口,喉咙燥得快要裂开。

“你醒了?”那个剪影听到他的动静,自云雾中穿出,快步上前扶住他的肩膀,原来这是一名年轻男子,身量匀称高挑,对方微微弯下腰,他便对上一双极动人的眉目,胸腔的灼热在这眉目中的一点绿意下得到抚慰。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他注意到男子的声音不可抑制地轻颤,双手却很克制,轻柔地搭在他的肩膀,“Chris,我等了你好久。”

他试图挪动身体做出些回应,却未成功,嗓子也只能发出奇怪的桀桀声,紧随着是几位浅粉色制服的女郎同白褂男士近前,将握住他肩膀的男人挤到了一边。他又“啊呀”轻轻叫唤了一下,手指紧抓住床单,那个年轻男人体察到他的不安,额首示意没事,“只是做些检查Chris——”

原来他在医院。

他终于明白到这一点,白褂男士是医生,凑到他的耳边轻声细语的提问,而粉色制服的女郎是护士了,手中抱着一匣仪器,正麻利地摆放开,卷上他的袖口,测量血压和体温——

“抱歉——”他终于说出一个完整单词,然而却无人抬头理会。

“这是哪儿?”他又蹦出一句提问,依旧毫无果效。

“我是谁——”

就像时间被按下了暂停键,所有忙活的人们全部停下动作转向他,每一个人的嘴巴都因为惊讶凹成一个O,他陡然觉得这场景十分好笑,憋了憋胸膛没忍住,终于“噗嗤”一声笑出来。

 

“也许是颅骨中的伤没有被检查出来——或者是淤血,的确是有这样的可能性——他本人的情绪到还稳定.....”

Chris坐在床沿,能够听到门外医生悉索的讨论声——他才被告知自己的名字。这真是一种奇怪的错位感,他不知道自己来自哪儿,生活在何处,年龄或者职业,他的身体就像一口虚无的缸,挖掘不出任何有效的信息,但同时他却依旧能理解所有的常识事物,他知道这儿是医院,右手边是一个三层床头柜,左手边是一道浅绿色的窗帘将他的床位同他人的隔开——他知晓这个世界却又放佛同世界隔了一层膜。

“Chirs——”

“嗯?”Chris抬头,意识到叫唤自己的是醒来就在身边的那个男人。

“你还好么?别担心,医生们很快就会回来。”男人的声音柔软又婉转,还蒙了一层细细的沙。

“我想也是,”他伸了伸裹在床单下的腿,“毕竟我记不得自己是谁,也许就没法付他们的账单了。”

Chris立刻就为自己的玩笑话后悔了,因为年轻男人原本就白皙的面庞因他的话语瞬间变成了近乎透明的白,“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Chris并不想说更多的话来打击眼前人,然而他只能点头。

年轻男人长叹一口气,有那么一瞬间Chris恍惚地觉得对方似乎松了一口气,然而紧接着男人眼底无法遮掩的酸楚便让他将这荒唐的想法晃出了脑壳。

“你是Chris Evans。”

“你是谁?”

“什么?”

“我知道我是Chris Evans了,那么你是谁?”

“Sebastian,Sebastian Stan。”

 

Sebastian的手实在长的很好看,指节圆润,手指很纤长,当对方为他展示影印着自己头像的杂志时,Chris却只注意到了这个。

“Chris?”Sebastian对他一再地走神感到无可奈何,不过语气依旧柔软。

“嗯?抱歉——”Chris终于将视线拉回眼前的全彩杂志,注视着那张一点都不熟悉的脸,“所以,我的事业很成功咯?”

“所有人都这样觉得——”Sebastian微微侧过脸,将杂志平放到他盘在一块的双腿前,“但是你自己从不这么认为,你总是很严格,对自己的期待很高,要求更高。”

Chris蹙了蹙眉,“这听上去可一点都不讨人喜欢,我是干什么的?演员,或者导演?制作人?”眼前的杂志应该是一本影视行业的专刊。

Sebastian摇了摇头,“你曾经是一位最成功不过的剧本买手,眼光独到,观点犀利,擅长将蒙着灰尘却真正耀眼的那些故事从数万本剧作里挑出来,然后推荐给合适的影视公司——不过现在,你是一位经理人。”

“经理人?”

“没错,因为你遇到了一个人。”

“嘿,别说那是你——”Chris望着对方下垂的眼帘突然冒出一句。Sebastian猛然抬头仓惶地张了张嘴又阖上,对方紧绷的唇角告诉他这句小小戏言并不应说出口。

“不,并不是我。”Sebastian的脑袋垂下去,“是一位年轻的演员,在你遇到他时籍籍无名,不过你告诉我他是你遇到过的、最具潜质的男演员,所以你停止了剧本买卖的生意,凭借此前在业界积累的人脉专心致志地当起了一位艺人经理人。”

“然后成功了?”

“当然,否则你的脸就不会印上这本杂志了,”Sebastian笑得极浅,将杂志翻到下一页,指头一点,“James Barnes,你签下的那个男演员,也是眼下最当红的影视明星,正是你一手捧起来的——”

Chris注视着彩页上的男人,对方裹在一件黑色皮衣里,年纪同Sebastian相仿,但是更强壮健美的体态,皮肤是迷人的琥珀色,半长的棕发挂在腮边,明明是年轻活力的脸却留了一圈毛茸茸的胡子,但即便如此也遮挡不住过分漂亮的眸子和挺阔的鼻梁。

“他眼睛里有东西。”

Sebastian愕然抬头,歪着脑袋轻点一下,“你曾经说过这句话——”

“那看来我是个无趣的家伙,否则怎么只会念叨这一两句?好了,现在来说说你吧Sebastian。”

“我?”

“嘿,你只介绍了你自己的名字,可没说明过你的身份,又为何在这儿,你说你等了我很久——”

“因为我是你的秘书。”

“我还有秘书?”

“Chris——”Sebastian似乎被他逗笑了,“就算你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一个人处理那么多事务。听我说,你有一位秘书,一位工作室财务,一名律师顾问以及宣传顾问,所有这些人组成了James Barnes的经理人团队。”

“好吧,那我的团队怎么不来探望我,James Barnes怎么不来问候我,只有你——就像”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极不恰当的比喻,所以这次他学乖地闭上嘴。

Sebastian反倒好奇地打量他的脸,“像什么?”

就一个妻子守着病重的丈夫——Chris知道这玩笑太过了,所以他选择紧闭嘴巴摇了摇头,“没什么Sebastian,只能说看来我们挺亲近的。”

“你曾经说过,我是你仅有不多的、最好的朋友。”

从领受人的角度来说,这该是一句褒奖,Chris努力做出符合逻辑的猜测,至少说明自己不是一个糟糕的上司,然而Sebastian说出这句话的表情好似他曾宣告了一个多么糟糕的事实一样,并且——“你曾经说过”,Chris为对方隐晦的语气感到奇怪。

“这次的车祸对我们的打击都很大,James很担心你,但是他和其余人必须保证工作室的正常运转,毕竟我们还需要经济来源。但是现在一切都好了,”说到此处Sebastian显然激动起来,嗓音微微打颤,“你挺了过来Chris,你又回来了。”

他下意识地握住男人同样在颤动的指尖,“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Sebastian。”

“这不是问题Chris,”Sebastian微微别转头,男人在遮挡自己泛红的眼眶,“医生说这只是暂时的,他们还需要对你做更全面的检测,但是目前高度怀疑是颅骨受伤后脑中的淤血没有消除。不过,总有办法的。并且你独具天分,就算失去记忆,你也不会失去自己的敏锐度和商业触觉。”

“这提醒了我。”Chris不满地“啧”了一下嘴,“我有头发的时候还挺帅,可惜现在是个光头了,并且看来不得不继续保持一段时间,”他一边说一边摸摸自己因为手术变得光溜溜的脑袋,又羡慕地瞥一眼Sebastian丰厚的棕发,极合称那圆润饱满的脸颊和灰绿色的眼珠。

“喂,我以前没说过你也应该当艺人么?”

“什么?”

“你的脸——”Chris指出来,Sebastian下意识地反手摸向自己的下巴,“你的脸很美丽,所以我就从来没提出来过你也可以做个明星么Sebastian?”

Sebastian好似在很认真地思考他的提问,甚至郑重地摇了摇头,“不,你说我太敏感,又有点害羞,但是荧幕需要闪耀的人,James就是如此,当他站在你的面前,就会遮挡住其余所有。”

Chris暗自咂了咂舌,“原来我有过这样的评论,是在什么时候?可是以我现在新天新地的眼光来看,你值得发展。”

Sebastian已经调转身体正为他细心安排午间餐盒,将两份通心粉中酱汁更浓厚的一份放到他病床前的小桌子上,心不在焉地回答,“什么时候?那是很早的事了Chris,那时我还没从学校毕业,兼职模特,我同James一起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制作公司面试,然后遇到了你,你带走了我们两个,让我成为工作室的助理,让James成为了你唯一签约的艺人。要加点花椰菜么Chris?”

TBC


呵呵,又开始同时填两坑了,悲剧,还要回去更玫瑰约那篇逗比呢

评论(26)

热度(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