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我们拉个勾(现实向 请你帮个忙后续)

请你帮个忙 的小小后续


我们拉个勾

引.

Sebastian自八岁跟随妈妈离开晦暗潮湿的故乡时,已能隐约嗅探到人生的不易与崎岖,然而直到此刻他才惊觉原来人生还可以如此操蛋。

 

1、

在他出门时一切尚都完美。

他披了新入的菲拉格慕大衣,轮廓简约、极称身材,右手执了精心定做的黑色皮质礼盒,其中是健身室一年的VIP卡,于两周之前就定好座的餐馆也电话确认过位置——而为了稳妥,Sebastian甚至专门踩过场,确认餐台位于有充分隐私空间的小小隔断间,招盘餐点则一定要大主厨亲自操刀。总之,一切完美得如同甜蜜梦境,直到他接起餐厅的第二通电话。

“什么?这完全没道理——!就因为这样要闭店?可是我约了朋友是提前好几周定的座位——”

然而他的挣扎毫无用处,餐厅接待在电话中诚恳致歉——一些环保事业抗议者对于餐厅的鸭肉制作方法存疑,自今早起便聚集在店门前抗议,眼下请了安保控制秩序,警察也很快赶来,但营业自然是毫无可能了。

“这真的不可以——决不可——”Sebastian在荧幕上是一秒可以毁灭整座建筑物的冷酷杀手,而现实中他只是个着急起来就露出东欧口音的青年演员,邀了特别重要的工作拍档在纽约用餐,谁知在正午十一点的时分,居然被告知餐厅停止营业的噩耗——现在他同Chris Evans的约会,不,是工作伙伴间的普通会晤餐,要彻底泡汤了。

 

2、

“这里是纽约,”

“嗯。”

“然后又是十二点,”

“嗯。”

“所以我实在找不到另一家像样的餐馆可以让我们马上进去用餐。”

“这也不怪你,是突然有抗议者。”

“嗯....”

“临时有抗议人群,似乎真的没办法继续营业了,谁又希望如此。”

“嗯....”

“所以没关系,别放在心上Seb。”

Sebastian感激地抬起头,吸了吸鼻子,顿时觉得对方肉色紧身T恤搭配红色卫衣的打扮也没那么糟糕了。

”虽然我期待这一家的红酒鸭肉已经很久了,还特地从洛杉矶赶来。”Chris Evans棕色的眉毛绞在一起,双手拳成一团抱在自己的肚前,好似饿了一夜的犬。

Sebastian自然知道对方不会饿肚子整晚,但丝毫无减名为愧疚感的情绪,“当然不会没午饭吃啦...——只是没有你要的红酒鸭肉....”

Chris Evans的眉毛瞬间又耷拉下来好几分,Sebastian情急之下忙抓住对方的手臂摇晃,荧幕上Bucky Barnes可以一拳将Steve Rogers揍进电梯井,但现实里他仅仅是触摸到Chris Evans的臂膀肌肉便指尖都忍不住颤抖。

“我,我们去吃热狗吧——”

“热狗?”

 

3、

纽约深秋的天气已很“冻人”,Sebastian拢高自己的大衣领,试图将整张脸埋入,然而冷空气还是顺着他光裸的颈部不断地钻进来,像数枚迷你导弹攻击他的整个背部。

“——好冷!”他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正在前方排队的男人转过身挑挑眉。

“你穿的那么少——”

对,因为他本该在暖气充足的餐馆品尝鸭肉,所以才特意穿的有型有款,让水晶吊灯另一头的男人可以好好欣赏自己的英姿——而不是现在这,夹在在一溜的牛仔和卫衣中仿佛高中里走错更衣室的那种傻蛋,天知道他还抹了小半瓶摩丝!

“要不要我的衣服借你穿一下啦?”对面的男人边说已经滑下拉链,Sebastian慌忙扣住对方的手,“你里面只有T恤,这样会着凉啦。”漫威狙击手也会因为他让漫威之光在深秋纽约只着一件T恤来追杀他。

Chris Evans耸耸肩,“没事,我还好,倒是你——”对方突然顿住、意味不明地挑起眉,Sebastian很熟悉这种表情,他同Anthony将这总结为“Evans定律”,在片场一旦对方露出这样的神情,便提示又有某些人物要小小“遭殃”一下了,也许是Chris H的金色假发,或者是“绿巨人”的灰白色胡须,总之,

“哎哟!你干嘛啦——”

Chris Evans单手捏住他的脸,拇指和食指分别掐在他的腮帮两侧,“你应该很多肉嘛,怎么还那么怕冷。”

他因这姿势不得不半仰起脸,左右扭动自己的脸颊,然而徒劳无功。

“不过也只是脸上啦,身上比较瘦。”Chris突然松开手,他随着对方的动作猝然向后晃了晃,Chris赶忙捞住他的腰,Sebastian“啪”地拍开对方的手,

“我送你工作室的整年免费卡。”

“嗯。”

“还请你吃红酒鸭肉。”

“嗯。”

“那你怎么还能当街随便捏我的脸?还说我脸胖!”

“——嗯,你送我健身卡是因为我在洛杉矶替你免费站台,请客也是一回事,而且还没吃到,现在只能招待5美元的热狗,居然还只能选择一种酱,要么番茄要么芥末——所以我要补偿。”

对方的逻辑胜过他,明晰到让Sebastian瞬时矮了半截毫无反驳之力,“喂喂喂,补偿就能捏我的脸了么?说我脸胖什么的,都是同行能不能照顾下演员的尊严?”

“虽然脸胖但是很帅。”

喂!这家伙能不能不要突然开口说那么惊人的话——

“不帅怎么能当我的Bucky——”

居然还继续!

“既然不能同时抹两种酱,那我要买两个热狗。”

“那,那当然可以。”

“再来杯热柠檬茶。”

“没问题。”

“但是鸭肉还是欠着,下次再吃。”

Sebastian为自己莫名又增加了一张欠单心痛,但是——他瞥了瞥Chris光洁的下巴,嗯,粉红色、光溜溜,能见到剃了胡子的Chris Evans,大概一车的热狗或者柠檬茶也能值回票价。

 

4、

热狗中的香肠烤的很脆,轻轻一咬肉块便在嘴里“哧溜”炸开,Chris吃的足够专注,火速先解决了一份芥末酱的。

Sebastian轻声咳嗽一声,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不那么骄傲,“是不是很好吃?如果我到中央公园附近散步,就一定会带一份回家。”

Chris猛点头,末了眉头又拧到了一起,嘴角微微下瘪有点可怜的样子,“可惜不能经常吃到,而且如果能带给Dodger一份就更完美了...”

Sebastian瞬间觉得心脏被什么击中了,“洛杉矶一定也有好吃的热狗——”

“哪有,香肠没有这一家的脆,面包也不够松软,就连番茄酱都没这里的浓。”

“那你每次来纽约的时候我都带你来吃这家热狗,送你整年的免费VIP。”他用手肘推了推Chris的,努力做出一个俏皮表情试图拨散对方头上的阵阵乌云。

“那也不能经常来纽约吧。”

“——正是很偶尔吃到,所以才会特别美味。”

然而在健壮男人头顶的乌云一点儿都没要转移阵仗的趋势,“...干脆我搬到纽约,那就可以天天吃了吧,还是你请客。”

Sebastian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努力绷紧腮帮,暴露本质了吧波士顿小屁孩,“可以,那也不错,我保证每天都买单。”他偷偷伸出指头按了按男人剃到极短的金棕色鬓角,小屁孩们总喜欢说些胡话,这种时候好好陪他们幻想就好。

“那干脆买到和你一样的社区,喏,这样一起出门买热狗也方便,纽约城很堵的啦。”

“没问题,那我收工回来时还可以给你带披萨。”

“还可以一起健身。”

“可我送你的卡是洛杉矶分店的哎。”

“需要麻烦Don更换一张单应该很方便吧?”

“这倒也是。”

“那,就一言为定咯?”Chris Evans伸出自己白白圆圆的小手指,“以示诚意,拉个勾吧?”

他不在意地耸耸肩,伸出自己的指头——

“嗯,那下周就约房产经纪吧。”

“嗯.....?嗯?”

“反正我现金充足。”Chris拍拍屁股站起来,顺手接过Sebastian已经拿了很久的柠檬茶,“你该不会觉得我买不起纽约的房子吧Seb?”

“不不——......等等,你是说真的?你要搬到纽约?”

“你以为我骗人?”Chris才舒展开的眉毛又有凑到一块儿的趋势,Sebastian慌忙摆摆手,“没有没有——”

“Bucky就明白Steve永远不会撒谎。”

这,这是控诉么?

“我也知道你不会撒谎啦——”

“嗯,那就对了,下周再见咯。对了,把你的社区名字发讯息给我,可以让房产经纪人准备起来咯。”

 

Sebastian自八岁跟随妈妈离开晦暗潮湿的故乡时,已能隐约嗅探到人生的不易与崎岖,然而直到此刻他才惊觉原来人生还可以如此操蛋。波士顿熊孩子确实可怕,更何况,这个熊孩子还很——有——钱。

The End


我真的很爱肚皮黑黑的CE 🤔

评论(26)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