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日久生情(现实向设定 PWP)-番外四.某日清晨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番外  篇五  篇六  番外二  篇七  篇八  篇九

番外.与浪漫无关  番外.爸爸们的日常  番外.与爱有关


番外四.某日清晨

他从梦中醒来,真正头脑清明又费了半分钟,而手机闹铃已响过两轮。他关了闹铃,转身去看因逃避声响而将脑袋藏到枕头下的丈夫,对方的肌肤已没有年轻时打蜡似得光洁,眼尾散出细细的纹路,两颊凹进去了些,所以颧骨下的阴影也浓重了几分,只有那双唇,似乎从未被时光侵袭过,柔软和鲜嫩,像雨滴润泽过的花蕊。Chris低头,将吻印在丈夫的眼角,蹑手蹑脚地翻下床。

他只穿了棉裤,赤脚溜出房门,孩子们的房间在走廊的另一端,保姆们今日放假,所以他可以穿的放肆些,像还在波士顿大宅胡闹的孩子,而不是光鲜的好莱坞明星。

 

“Serena?”他先轻声敲了门才进去,正坐在床头穿袜子的女孩回头,金棕色的头发一半被皮筋扎起,另一半还乱哄哄地堆在肩头。

“你起的太早了。”Chris走进去,Serena才九岁,但是似乎已经足够独立了,而总让Chris暗暗叹息的是,她似乎太过独立了。

Chris走到她背后,从床头柜抓起皮筋,将另一半的头发也扎起来,

“今天我要去训练,记得么?”

“当然亲爱的,所以我们今天的早餐需要吃多一些。”

“我可以有烟熏鸡肉么?”

“可以,还会帮你撒点盐。”Chris的手势不算熟练,所以女儿的两个辫子高低不一,Sebastian是一定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的,他放弃地摊了摊手,捋一下Serena的刘海。

“Colin说想今天去瞧我的训练。”

“今天你弟弟约了看牙。”Chris看向卧室另一端的床铺,他的小儿子以古怪的姿势仰面挂在床铺的边缘,多肉的腮帮让脸颊瞧上去像一颗成熟的蜜桃,棕色的短发乱蓬蓬地支楞起。“昨天他有偷吃糖么?”

“嗯,我看到他嚼了两颗姜汁软糖。”Serena满不在乎地撇撇嘴,Chris点头,弯腰将女儿的训练包捡起来,“记住不能告诉Papa。”

 

Chris带着Serena下楼时他的丈夫已经起床了。Sebastian站在料理台前打哈欠,合上嘴角后眼睛就显得分外红一些,某几个角度和神态,同Colin如出一辙。

而在见到Serena的辫子后,他的丈夫果然不满地撅起了嘴,“过来宝贝,”Sebastian半蹲下对着女儿招了招手,“让Papa再替你打扮一下,我知道Chris干不好这个。”

他转过身,憋住笑,将咖啡粉添加入壶内——在十几年前,Sebastian是那个总为自己配饰和鞋履搭配担忧的漂亮男演员,而现在这样的习惯在女儿马尾辫的对称性上得到了延续,唯一不变的是,无论是哪一个,他裸身躺在床上看对方做今日穿着搭配或者像此刻,Sebastian蹲在不算光亮的客厅中,细心地将Serena的发丝捋好,都足以让他觉得动人了。

“Colin还没起床么?”Sebastian又打了个哈欠,“他要补牙。”

“补牙的孩子都有资格赖床。”他替儿子辩解,沸腾的水注入咖啡壶,已经有隐约的香气透出来,Sebastian转到料理台的另一端熟练地将无烟炉打开,“他这两天没吃糖吧?”

Chris迅速同女儿对视一眼,“当然,绝对没有。Serena想吃烟熏鸡肉。”

“可以亲爱的,这是Papa最擅长的——”Sebastian冲Serena挤了挤眼睛,从抽屉中取出卷筒锡纸。

Chris坐到女儿身边,一样眼巴巴地看着他。

“Chris——”Sebastian翻了翻眼皮,“今天你要陪Serena训练,她带了运动服,记得结束后要立刻换下来——”

“因为她会感冒,Seb,你真的不用每次都提醒我,我明明是一个好爸爸的,”他不满地戳了下女儿的脸,“小甜心,难道我不是么。”

“是的,你最棒了。”Serena语气敷衍地安慰他,然后再转头安抚自己的另一个父亲,“放心Papa,我会记得这件事,我从没让自己因为身体不适错过任何一场训练的。”

“当然甜心,你比Chris靠谱。”Sebastian已经在将沥干的鸡胸肉切片了,继续碎碎念接下去的行程,“我和Colin可能要到下午才会回来,在此之前你能准备好午餐么?给他一点软食,老规矩,不能有糖分。然后Colin要睡一个午觉再起来复习功课。”

“我建议你让他休息一天。”Chris抬抬眉毛,脑海里出现了儿子那张委屈巴巴的圆脸垫在书桌前的模样。

Sebastian在当父亲方面的过于紧张是Chris原本所没预料到的。毕竟在他们两者之间,他才一直是那个情绪更容易起伏的家伙。然而成为父亲对他们产生了截然不同的作用——两个孩子是Chris的安适剂,他乐意在Colin算算术的时候捱在儿子身边研究分镜,或者歪在花园的长椅上筛选剧本,而Serena则在身后不远处颠球,这样的环境比片场、颁奖典礼都让他觉得很自在。而Sebastian,天知道他的Seb,他迷恋花生酱,离不开披萨的丈夫,他可以用几瓶好红酒就哄上床的甜心,现在成了一个研究营养摄入,讲究生活作息,并且重视孩子学习成绩的中年男人了。但是Chris丝毫不觉得这些磨砺了他丈夫曾经的光芒,毕竟Sebastian在看食谱时纠结的圆眼睛同多年前喜欢趴在他身旁大谈NASA时的模样又有什么区别呢?Sebastian仍旧拥有一个光辉的宇宙,并且是由他们两人亲手铸造的,Chris乐意看对方身在其中,小心翼翼地摆弄每一颗星球,最终,这个无垠宇宙中的所有人都会找到适合自己的轨迹。

“我建议你让他休息一天——”他站起来绕到丈夫的身边,帮助对方将熏香料铺陈到锡纸上,而Sebastian在专心的处理腌制鸡肉的佐料,棕色的刘海垂下来,Chris忍不住伸手替对方捋了一下,结果就是将香草碎屑和砂糖抹到了对方脸上。

“Chris——”Sebastian仍旧低着头,不满地嘀咕了一下,他抓住机会,正大光明地探身将丈夫脸庞上香料舔干净,红晕就缓慢地爬上了对方的耳垂和脖颈。Chris眨眨眼,他真是拥有一块瑰宝,一个上床快二十年仍旧会脸红的爱人——

“等到Colin午睡起来,让Serena带他看动画——我小时候看的动画可比Colin多多了,瞧瞧我——”

“就是因为你这样Evans先生,我才要特别注意我们的儿子。”Chris转动眼珠,“我们的儿子”,这句话的魔力在于每听到一回,Chris的心脏都会像融化的酥糖那样跳动好一会儿。因为丈夫的语气还称得上愉快,Chris知道胜利在望,“再说,我们应该有一个约会...上次一起单独喝咖啡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如果要和我约会,至少要提前打个电话邀请,还要挑选合适的地点和时间。那么,你想在哪儿约我呢Evans先生?”

“我想想——在卧室?”

在Sebastian生气之前,Chris忙上前亲吻了下对方的嘴唇,“我想花点时间为你挑颁奖礼的服装,想一想,我们可以花上两到三小时甚至更多,筛选那些供应商为你提供的服装,与此同时我可以亲吻你所希望的任何地方——是不是很有吸引力的约会提案?”

Sebastian新电影的角色得到了一个重要奖项的提名,从入行时间来看似乎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成就,然而对于Sebastian,在坚持了更多接演自己有兴趣的剧本和角色之后,能够得到业界以及公众的认可,Chris当然明白这有多让人兴奋。

“你的眼光?饶了我Chris,博彩公司给我开的获奖概率还不错的。”

“你怀疑最佳导演的眼光?”他自己也赢得了一些独立电影奖的肯定,以导演身份,在人生过半的阶段,他已对自己的每一步都感觉满意和自在。

“即便你对我的眼光没信心,难道也不需要亲吻么?而且也许你需要有人在你挑选服装的时候为你煮咖啡。”

“你的速溶咖啡?另外关于你的吻Chris,我已经攒到下半辈子了。”

“那为什么我觉得还欠你999个?”

“Papa,Chris爸爸。”Serena终于忍不住发声,“我的烟熏鸡肉好了么?”

 

The End


评论(23)

热度(649)

  1. 戏精小檑muleiF局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