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盾冬】盾冬灵异系列第二篇-脸

第一篇.影


第二篇.脸

1.

Steve的毕业作品是为系列童话书设计装帧,宿管区的电脑配置有全套软体,因此结束了布鲁克林大厦的实习后,Steve决定重新搬回宿舍。

他的室友,一个被唤做“小菠萝”的矮个头男孩,听上去颇为俏皮,其实是因为男孩儿黄褐色的脸孔上缀满了麻点,并且身材矮小又滚圆,于是这外号就在整个年级传开了。幸好“小菠萝”生性乐观,没有因此熄灭去观赏拉拉队以及偶尔在球场上练手的热情,也不会因为这些玩笑话气恼——

“对不起Tommy,”Steve正抱着一摞换洗衣裤朝外走,“昨天我吵醒你了,我想在昨晚赶出第二稿的方案。”

Tommy张嘴打着哈欠,“没关系,”对方拍了拍他的胳膊,“今天轮到我了,我明天需要交出概念稿,今晚我的枕头会想念我的。”

 

果然凌晨十分,Steve浑噩醒来睁开眼,Tommy还坐在电脑前奋战。

“至少睡一会儿Tommy——”Steve眯缝着眼提醒对方。

“好的。”对方回答。

他含混地擦了把口水,然后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

 

2.

Steve到达布鲁克林大厦时天色已暗了好几分,还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雨水滴在肩膀和脸孔有几分凉意,他将油皮书包顶在脑袋上匆匆跑进厅门,站在接待台后的年轻男子抬起头,“我们的小Stevie放学啦——”

“我叫Steve,而且我也不小。”Steve对男子这样的称呼一点儿都不感到高兴,但是也很难对着那张饱满生动的脸生气。

James——布鲁克林大厦的年轻接待员,已经笑眯眯地从台后走出来,“好吧,别生我的气——”每当男人这样说话的时候总会将脑袋微垂,薄薄的眼睑颤动着从下往上偷暼他,“喏,我请你喝饮料好不好。”

Steve的手心一凉, James已经将一小罐牛奶塞到了他手里。

“我马上就下班了,等我一会儿。”James重新走回去,一同当班的同事好奇地打量Steve,“你的朋友?”

James拨一拨刘海,嘴角只上扬些微,“不,是我的Steve弟弟,未来的艺术家。”

 

“这很奇怪。”

“我想吃香草鸡块。”

“也许是我在做梦——”

“这家的肉酱面也很有特色。”

“但实在太奇怪了,”

“Steve!”James的眼睛眯起来,轻哼了一声,然后又不情不愿地用指头戳了戳他的手肘,“我肚子很饿,但是你却不集中精神点单。”

“我同我的室友说‘请早点休息’,他回答‘好的’。”

“你的表情让我以为他回答的是‘操你的’。”

Steve沉下脸,“比那个糟多了,因为那句回答是个女声。”

 

3.

“真的很抱歉,我应该提前同你打招呼。”

“这没事,”TommyRoss摆摆手,“只是住一晚上,完全可以。”

James挨在Steve的肩膀后,露出最擅长的笑容——嘴角只扬起一点点,推动线条柔和的颚骨,眼珠子里都是水,“你可以叫我James,我是Steve勇敢英俊的James哥哥。”

Tommy显然被这奇怪的介绍逗乐了,男孩指了指自己,“你可以叫我‘小菠萝’,因为——我的脸,他们都这么叫我。”

James笑眯眯地摇头,“不,Tommy就很可爱。”

 

Steve想让James睡在单人床上,他可以打地铺,但是对方坚持要调转,“没这个道理,哪能让小Stevie睡地铺呢,”James摇动指头,然后在Steve生气前握住他的手掌摇晃,“我的睡相糟糕,会在半夜滚在你身上的——我不想丢脸,拜托Steve——让我睡在地上。”

一定很少有人能拒绝一个嗓子像会吐出糖块的男人的请求,于是Steve决定为地铺再加上一条薄毯,这样坚硬的地面就不会硌到James,这想法有点奇怪,但Steve就是觉得对方露在衣衫外的每一寸都鲜嫩光洁。

他们在十点就已经洗漱完毕,平躺在被窝里只用手机聊天,而Tommy今天依旧要为自己的稿件熬夜。

 

【你要注意听,别睡着了。】Steve按下发送键,只过了几秒,他的屏幕再次亮起来。

【当然,JamesBarnes永远会完成任务。】

【或者你可以现在先睡,等会叫醒你。】

【不行,我们不能让敌人发现,Steve。】

【可是你明天还要工作。】

【我是下午的班次所以可以补眠——现在别再发讯息了,安静躺下,等待时机。】

 

他们一直捱到凌晨一时,房间内只有Tommy的电脑屏幕亮在微弱的频闪,Steve听到来自对方几声疲倦的哈欠声——确确实实是Tommy Ross的声音没错,而不是前一晚的什么女声….也许他真的弄错了?

Steve蜷缩在被窝中打开手机确认了时间,然后伸展脊背扭动身躯,仿佛才从梦中苏醒的模样——

“Tommy,你还没结束么?记得早点休息。”

“好的。”

Steve的心脏倏地收紧了。他现在一点都不迷糊,他安安静静地躺在床铺等待了数个小时就是为了这一刻。

“好的。”

那声音轻柔,微弱,语气平缓,甚至像在为他的关心感到安慰,一点儿也不可怖。但是那绝不是Tommy Ross的声音,那是一个女声。

 

【你听到了么?】

Steve将脑袋整个埋进被窝,以防手机屏幕的光亮散出去,但是James却没有回复讯息。

这个混蛋,该不会睡着了吧?

Steve偷偷探出头,装作不经意的模样将胳膊伸到床的外头去,捏了捏James的脑袋。

“讨厌——”James翻了个身,语音含混,不耐烦地拍开他的手,Steve忍不住苦笑,还真的是睡着了。

“我吵醒你们了?”Tommy突然回头,吓了他一跳,男孩在脸孔在屏幕光照下有些发青,短而肥的唇边隐约含有笑意。

Steve的脊背僵硬了,他慢慢靠下,“没关系——Tommy,早些休息。”

他躺在无声的黑夜里,想起了另一些事情,Tommy Ross还有另一个外号叫作“细缝Ross”,因为男孩两片薄薄的嘴唇在抿起来时就像一条细缝——

 

4.

“你很冷么?”

Steve接过两杯热拿铁,小心地避让开还环抱着他腰部的James,其实天气越来越暖和了,但是仍有春天的凉意。现在,接待员安安静静瘪着嘴的模样让Steve的心脏不由地“噗噗”冒出一些柔软的泡沫,他戳了戳James的发旋。

“昨晚你睡着了,你没有完成好任务,James士兵。”而搂在他腰间的手臂收的更紧了些。

“脸——”James开口,下眼睑处是两团浅浅的乌青。

“什么?”

“我没有睡着。”

“那你为什么不回复我的讯息。”

“在你说话的时候,”James的肩膀轻微地颤动,“Tommy转过了头,我睁开一只眼,想努力看清他,可是我睡在地板上,太难了。但尽管如此,我还是看到了一点——他说‘好的’,可是他的嘴并没有动,他回过头来,可是他的脸并不是他的——”

Steve现在也觉得有点冷了。

“我很确定,我不是在梦游,他的嘴唇看上去很柔软,肉感,嘴角向下耷拉着,脸颊很柔和,就和那个声音一样,那张脸,是一个女人。”

 

“我没看到上半张脸,所以只有这些了——”James窝在沙发上,穿着灰色的法兰绒衬衫,用被子将自己紧紧缠绕住,一口一口地喝柠檬水。“这样你画的出来么?”

“有点难…”Steve搁下素描笔,将已经完成的画作背过去对着对方,“如何?”

James似乎有点害怕看到这张脸,脑袋微微别转,最后才轻声开口,“上半部分仍旧是TommyRoss,很难有帮助。”

他有点颓丧地点头,James说的没错——但这是他们仅存的线索了。

“我应该回去。”

“你要回到宿舍?”

“没错,也许有机会看到整张脸,那个回答我的女人。”

“不,Steve,”James站起来,“你不能回去,和那个——‘妖怪’共处一室,原谅我现在只能这么称呼他。”

“你知道比妖怪更吓人的是什么嘛?”Steve压低了嗓子,凑近James,他的肌肤很白皙,现在在冷光灯的照射下近乎透明了——

“比妖怪更吓人的是,我明天交不出新的设计文件——所以我今晚必须要回宿舍。”

已经忍不缩起肩膀的James眨了眨眼珠,终于跳起来反击,“小Stevie!你可太讨厌了!”

 

5.

宿舍中两人的床铺和书桌是对称摆放的,因此坐在书桌前就意味着背对另一人的床铺。

Steve眼下便是如此,背对着Tommy的床铺——他的室友已经睡下了,这事经常发生,但是Steve从没像今天那样坐立难安。

他一点儿都不想背对TommyRoss。

Steve在电脑旁放了一面方镜,如果调整角度得当,就恰巧可以看见Tommy睡梦中的脸。现在他的室友睡得很安适,呼吸均匀,眼帘紧闭,薄薄的嘴唇抿着。“薄唇Ross”,Steve忍不住想,Tommy实在是个好脾气的男孩。有很多次,上完课程的学生们在走廊里围着这个矮小男孩大笑“小菠萝”或者尖叫“你的嘴唇甚至没法和妞儿接吻”,他的室友也只是抱紧了书包走的快一些。

“没关系Steve,”Tommy甚至会安慰他,“我不介意这个,只有软弱的人才介意嘲笑。”

“你一点都不软弱Tommy。”

“是的,所以别为我担心这个,”男孩走的更快些,对着那些学生挤出一个笑容。

 

【有任何奇怪事么?】James准点发来讯息。

【到目前为止,没有。】

【你的室友睡了?我好累,我也想休息了,可是我不能让Steve一个人去面对任务——】

【他睡得很好,去睡觉James。】Steve可以想象到屏幕另一端的男人趴在被窝里哈欠连天却又硬撑着的模样,嘴角忍不住勾起来。他托起腮,边思索如何回复边向镜中暼了一眼。

——他看到了那张脸。

先是嘴唇,短而肥,脸颊柔和,再往上,是显得粗笨的圆形鼻头,鼻梁侧面有一颗小小的黑痣,Steve的腿在抖,但他强迫自己向上看去——

他猛地站立起来,掀翻了椅子。

“Steve!?”这回Tommy真的被吵醒了,转过身,褐黄色的脸孔露出明显的不满。

“我很抱歉Tommy,我,我被一只蟑螂吓到了——”

“我们这里有蟑螂了?”Tommy嘟囔了一声,“好吧,早点休息伙计。”

“晚安。”Steve扶住桌面。Tommy Ross是转过身后才开口说话的,他的室友,一直是背对他在睡觉。

 

6.

Steve一直很喜欢洗涤剂的味道,那代表洁净、清新和安全。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喜欢躺在妈妈刚清洁完的衣服上,将脑袋埋入衣堆,仔细嗅闻,然后闭上眼就可以睡一个好觉。然而当他再大一些,开始求学和住宿,会自己使用各种不同味道的洗涤剂时,那些原始的让他感受到安心的味道却消失了,直到他遇到James。

 

“你现在就像一只小奶狗。”James的轻笑从脑袋上方传过来,Steve感到自己的头发被揪住,随意的旋转和拉扯,睁开眼,前面是接待员掩藏在浅色T恤后的柔软腹部。

“你要去做下肌肉锻炼,练习你的肚子。”

“Steve!”James的声音透出怒气来,随即他的耳朵也被掐住,紧接着是一团热气喷洒在他的耳廓和颈部,“我要把你的小爪子捆起来挠你痒痒,如果你再对我的肚子有意见。”

Steve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头顶上再次传来男人不服气的轻哼声。

“说回正经事。”James对着他的脸颊轻轻拍了一巴掌。“你要仔细回想,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这怪事。”

“第一次出现那个女人的声音,是两周前的周二,我不会记错。”

“之前没有任何特殊事?”

“没有,很正常,在那个周末我还同Tommy发了讯息告诉他我准备搬回宿舍,周一的上午他还帮我搬了几个箱子,当时他脸色很好——很活泼,”Steve顿住,“完全不像现在这样。”

 

Tommy的情况越来越糟了,Steve可以感受的到,即使他们都为毕设作品忙到天昏地暗,可是Tommy太不正常了——男孩行动迟缓,眼神混沌,口齿也开始不清晰起来,某一天的中午,Steve在餐厅看到对方坐在那儿,口水从嘴角流下来…

男孩的变化一定和那张女人脸有关系。

 

“好吧,让我们记录下来——周二,一切的开端,那个女声出现的时间。”James找来一张白纸划出时间线。

“等一等。”

“什么?”

“哪里不对James,在周二前还有什么?那不是我感到疑惑的开端。”

“疑惑?在这个女声出现前你还能为了什么疑惑?”

“在那之前的一晚,也就是周一,我觉得我吵醒了Tommy。”

“所以?”

“因为当我在熬夜时,我看到了Tommy睁开了眼,我以为我吵醒了他,所以在第二天我还同他道歉。”

“可现在我想起来了——,那不是他的眼睛。”Steve想起昨晚他所看到的一切,他看到了那张完整的脸,那双枯暗的棕黄色眼睛,就像两口深不见底的井。

“所以说,那一周的周一才是一切的开端?”James重新记录下来,“想想周一Steve,一切都是从周一的晚上开始的,在白天就没有任何古怪事?”

 “没有不合理,但是——”Steve跃下沙发,“有一件奇怪的衣服。”

 

7.

“这衣服看上去有些年头了——”James瞪着那件土黄色的呢绒夹克,就挂在Tommy的衣橱外,Steve将衣服背过去,上面是一个巨大的花哨LOGO。

“他在周一一早穿着这件夹克进门。”

“你是想说他穿了一件新衣服,所以撞鬼了?你是不是不肯买衣服给我小Stevie——”接待员撅起嘴,Steve真的很想把对方按在墙上揍一顿,但也是只是想一下而已。

“我觉得奇怪,是因为这件衣服完全不是Tommy的风格,所以有点违和。”

“确实奇怪——,但不是风格问题,”James已经半蹲下细细研究起衣服背部繁复的LOGO。

“你发现了什么?”

“这是你们学校的衣服?”

“我们学校?”

“确切来说,是你们学校男子门球队的队服,你看这里绣着球队名字‘火光霹雳’,这里是球员的号码,名字——”

“Mike Ross。”Steve念出来,“这个名字同Tommy Ross有什么关系?”

“虽然我没有上过大学Steve,”James已经转身打开了他的电脑,“但我知道校园网站总能提供很多信息,只要我们输入‘门球队’、‘Mike Ross’——你瞧,就出来了。”

Steve看着电脑屏幕中跳出的球队照片,那已经是30年前的一支球队了,但是因为成绩卓越,这些荣光便一直留存到新世纪的网络上。他们随着名字标识找到了Mike Ross,“我猜,他是Tommy的父亲。”James的指头转动,指了指Tommy贴在宿舍墙上的家庭照,如果仔细辨别,就可以发现上面那个发福的中年男人同照片上的Miki Ross的相似之处。

“他们父子长的不是最想象——对吧。”

Steve不可置否地点头,确实,Mike Ross看上去高大、轮廓深邃,双唇坚毅,肤色并不白皙,但平添了一分男性气概,至少同“小菠萝”三个字是完全没有关系的,“所以Tommy穿了一件父亲的球队制服——也许是Mike一直珍藏留念的,被他的儿子偶尔翻出来,于是穿来了学校,然后,Tommy的身上就多了一张女人的脸。”

“Steve?”

“什么?”

“看这个,”James正在游览所有球队相关的旧闻,“你瞧,这份报道中他们穿的就是这一套,原来这是门球队夺得洲际比赛冠军后,赞助商特意赞助制作的全新制服。”

“等等——”Steve凑近这张合照,在最边缘的角落,他看到了那张脸,他们一直在寻找的那张脸。

 

8.

Tommy Ross的脸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糟糕,他的脸庞像覆盖了一层黄蜡的壳,眼神昏暗,时不时有口水从嘴角淌下来,这让平时那些爱找乐子的家伙也站的离他远远的。但是现在,男孩走进宿舍,James靠在属于Steve的床上对他微笑,

“你好Tommy,抱歉今天我又要在这里留宿了。”

“好的。”Tommy回答,已没了第一次见面时的热情同礼貌。

James似乎一点儿也不介意,依旧懒懒地靠在床上,看着Tommy掉转身体坐回座位,看着对方的背影慢慢僵硬。

“那是你对么?Carrie?”

“我为你感到难过,Carrie——”James站起来,缓缓走到Tommy身后,书桌上放着一枚小小的证件照,上面的姑娘有浓密的头发搭配肉感的嘴唇,鼻梁边有一颗黑痣,“在这么久之后,你的灵魂还在这里游荡。”

Tommy的脊背挺直,身体里发出一些暗哑的嘶吼,像是某种东西正在这具肉体中挣扎和翻滚。

“这不是你的错Carrie,你有那么多不甘和怨愤,都有因果。我想你一定太恨Mike Ross了,所以情愿自己的灵魂得不到解脱。”

“他对你做了什么Carrie?这么多年从来没人听你诉说,你的声音被淹没,你的求助被无视——‘日光之下并无新事’,直到今天这些仍在发生。”

坐着的男孩转过身,James看到了,Tommy Ross的脸像蒙上了一层烟雾,那些雀斑化去,属于男性的愕骨变得柔和,嘴唇微微翘起。

“你都知道——”那个声音说,从Tommy的躯体里。

“我确实都知道——”James点头,“门球队赢得比赛,请了一个艺术系的姑娘为他们设计新的制服。Carrie White,一个敏感、才华洋溢的年轻姑娘。但是我猜之前你很少有机会同这些球队的男生们打交道。”

“因为你虽然温和友善,你在学业上精进,但是却没有美丽的容貌。”

Tommy的身体抖了抖。

“这成了你的原罪,Carrie。如果你脾气和顺,那是因为你就是一个可笑的哈巴狗,如果你选择反抗,那你就是容貌和心眼一样丑陋的怪女孩。如果你试着开朗和活泼一些,那你就像发情、急于想交配的母狗,如果你远离所有人,那是因为根本没人想和这摊烂肉走在一起。你的学业优异是因为你长得丑只能读书了,你的功课如果落后了,当然了,长得丑的人又怎么能念好书?”

眼泪从Tommy的眼眶,或者说从Carrie White的眼眶里淌下来。如此诡异的情景,一个女孩的脸印在另一个男孩的身上,但James现在丝毫不觉得害怕。

“真抱歉Carrie,这些不是你应得的,你因为这些待遇选择死亡也不是因为你软弱,你已经拼尽了全力,你只是实在太绝望了。但是Tommy不是那个你应该针对的人——”

“他很有礼貌,也不会去嘲笑弱小——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感同身受,你在这具身体里也应该可以感受到对么?尽管如此他仍旧努力让自己活得快活些,为此甚至配合他人嘲笑自己的躯体,我没法评论这是对还是错,是在鼓舞那些做错事的人还是在践踏自己的自尊?我想我没资格去评论,也许Carrie,你可以给Tommy一些建议,告诉他该怎么做。”

“我-希-望-他-说-不-”那个女声再次说话了,这回的声音轻柔而缓慢,James可以想象,在三十年前,这个姑娘也一定是如此,她和普通女孩一样容易害羞,举止得体又温柔。

“那你需要离开他Carrie,给他一个机会,去向那些人说不——我会支持他,Steve会支持他,还有很多人都会支持他,有些恶已经流传了很多代,但不会永远如此,‘日光之下并无新事’,然而主也说过‘伸冤在我,必有报应’。并且,我们为你带来了那个,真的该为此负责的人。”

James慢慢走到门边打开房门,Steve和三十年后的Mike Ross站在那儿。

 

9.

“你觉得Carrie会原谅Mike么?”James坐在Steve的单车后头,前座的人骑的有点歪扭。

“我不知道,这是他们之间的事。但是当你做错一件事,即便得到原谅,错误却已产生,有一些人已经被伤害。如果你问我伤痛会不会被遗忘,那我不得不说,也许永远都不会。”

“那Tommy呢?她会放弃伤害Tommy么?”

“我也不确定,但是我想,Carrie一定会希望Tommy说出那声‘不’,她在三十年前尝试了却失败的,也许Tommy可以替他做到。”

“所以你从来不叫Tommy的外号——”

“我以前以为这样就足够了。”Steve的声音沉下去,“因为Tommy总说他并不介意,现在我明白了,当人们被伤害到甚至没有勇气去主动要求支持的时候,会有多孤独。也或者Mike Ross在三十年前从来没明白过的事,今晚他的儿子会告诉他。这位先生会以另一种方式,以一个孩子父亲的身份体会到曾经自己给予到他人的伤害。”

“你还记得那件制服么?”James将脑袋靠到Steve的背脊上,现在的夜风已没有凉的那么厉害了。

“怎么了?”

“背后的LOGO是Carrie设计的,我想当时她一定很兴奋,受邀为一支球队设计队服,她也多少有点害羞,她在之前没同男孩子们打过交道,也许甚至有些期盼。”

“我们每个人都会。”

“没错,我们每个人都会,所以她将这一切的情愫放在设计里,那个巨大的图腾一般的标志,有花卉,有代表骄傲的荣誉,有每个人的名字和球衣号码,她一定很满意自己的设计。”

“但是穿着她心血的人却狠狠伤害了她——”

“所以当她重新看见那件制服,遇见Tommy Ross的时候,她再也无法忍耐了。”James深深地叹息,Steve低头,看见对方扣在自己腰间的指头,突然很想去拉一拉。

“你真的应该去锻炼。”

“你是在暗示我的体重么小Stevie!?”

“并不是,是你想多了Bucky。”

“Bucky是什么鬼?”

“是你的新昵称——,如果你总叫我小Stevie的话,为了公平起见,你也需要有个昵称。”

“混蛋Stevie!”

“傻蛋Bucky!”

第二篇 完


评论(24)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