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复联全员】真人秀,秀真情 ——章十五.蛇行(真人秀AU 主盾冬 副线锤基/虫绿)

这篇每次的更新间隔都那么长,所以来复习下前情提要好啦

序章            六        24小时直播花絮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已淘汰房客:Clinton/Harry/Natasha

仍余房客:Loki/Thor/Steve/Bucky/Banner/Tony/Wanda/Peter/Peggy


第三轮的淘汰选手是Natasha,而她在临走之前扔下重磅炸弹,暗示众人Loki身份作假,导致所有房客对真实身份是扑克牌选手的Loki信任度降至冰点。而Bucky当上房主,同Steve手握大权,针对谁会上淘汰西,房客们再次为了自己的利益展开博弈。

大屋之中,无人可信任,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一想到还有那么多轮要写,我真的要崩溃了。)


此篇文中的真人秀规则设定是根据现实真人秀节目老大哥而来(各国都买过版权制作过,我看的较多的是美国版和加拿大版,都很经典。幸存者也是类似的节目,只是幸存者有更多生存考验和体能对抗的元素,老大哥基本就是房客们的斗心勾角了,每次关一屋里斗三个月,意志力差的真的要得神经病啊,大家可以去搜资源看看,还是很有趣的。)


篇十五.蛇行

Steve下楼遇见的第一个房客是Thor,游泳教练刚晨跑结束,正在厨房泡麦片。

“早上好,警察。”

“早上好,Thor。”

“你在用完早餐过后有时间么?我想和你谈一谈。”

Steve眨了眨眼睛,他未曾想到对方如此直接,Thor对他的吃惊很得意,“对不起,我至少应该先说恭喜。昨晚还愉快么?”

Steve险些被牛奶呛到,“我们还是来直接谈谈策略,教练。”

 

他们寻觅了一间无人的休息室,Steve捧了一大袋的麦片干嚼,Thor则剥了一根香蕉。

“实话实说,Loki想留下,但他知道本周他是大靶子。”

“唔..”Steve点点头。

“而对于我来说,最棒的四强人选是你,中士——我,还有Loki。我来只是想再确认一下,这样的策略是否有变。”

“我想你应该知道现在想保护Loki有多艰难。”Steve决定很坦白地指出事实,“我愿意和你们合作,但是前提是这样的合作不会伤害到我和Bucky自身的利益。我想换做是你,也是一样。”

“我理解,百分之百的。”Thor搓搓手,“我知道让Loki逃脱上淘汰席的要求过分苛刻,只是即便从你和Bucky自身的比赛利益考虑,我不得不提醒你,将Loki留到后头会更适合,因为他是个大麻烦。”

Steve一时还未咀嚼出其中的意味,颇为困惑地跟随Thor重复了一句,“因为他是个大麻烦——”

“Loki是个靶子,在箭射到我们自己身上之前,都应该留着他。”

 

Bucky要接待的第一位房客是Peggy。

他已经起床,吃着Steve留在床头的牛奶和黄油吐司,考虑是否应该到按摩浴缸里再坐上一会儿,毕竟他正腰酸背痛的厉害。

“我想知道,你昨晚和Steve销魂的时候有没有在间歇提起我应该免于本周的淘汰?”Peggy似乎才从泳池回来,一件红色高开叉泳衣紧贴在她身体上,棕栗色的头发高高盘起。

Bucky对着女郎吹了一声口哨,“这泳衣真衬你。”他真心赞叹。

“多谢。”Peggy的脸上甚少有少女般的羞怯姿态,她欣然领受了这赞赏,长腿一跨,坐到床头,优雅地曲起腿,“所以看在泳衣份上,你会多留我一周么?”

Bucky摊开四肢躺在床上,毫不在意露在衣服外惹人遐思的痕迹,“即使不因为泳衣,你的美丽也值得多留一周的。”

女郎讶异地挑挑眉,“如果你早这么和我调情,说不定我会先迷上你。”

Bucky也叹口气,“如果你早些对我伸橄榄枝,说不定就没Steve什么事了。”

Peggy正色道,“现在也不晚,我并不介意——我约会一位双性恋的男士。”

Bucky默默将吐司碎屑抹掉,显然他低估了Peggy的战斗力。“说回正经事,我遵守我的承诺,本周你不会被淘汰,但是希望你也能信守你曾经说过的。”

Peggy点头,“如果我有机会手握房主权利,我不会提名你和Steve。另外,下一周是否再也见不到我们的‘邪神’了?那样的话,我得请他在周末前喝上一杯。”

“看来Loki真的是众望所归。”Bucky弯曲手指点了点床单,回答他的是女郎意味不明地哼笑,“谁知道呢,然而这里的规则只有一条——任何事都没有定数,再见中士,我想今天你需要好好补眠。”

“再见Peggy,其实我刚才一直忘了提,我们昨晚可没有‘间隙’。”

 

Steve到了下午才有时间应付Tony,他原本想在房主套房同Bucky一同享用午餐,毕竟在这么久之后,他们终于再次有了一个不堆满臭袜子和T恤的私密空间,可以烤上两块房主套房提供的牛排享用,而不是嚼着冷掉的披萨——如果不是Bucky一直在赖床的话,这一切都可以实行,但是Steve乐意给自己才经历“初夜”的未婚夫一点儿特权,所以在一人用过午餐后他答应同Tony在健身房中讨论一下策略。

“我猜本周应该没我什么事。”Tony爬上椭圆机。“记住你昨晚的一切都是我用房主换来的。”

“不,Tony,我们不一定会赢Bucky和Peggy的,你知道的。”Steve善意地提醒对方,“但是我仍旧愿意给你一点点补偿,所以我提议了本周让你安全,但是归根究底Bucky才是房主。”

“这不公平,”CEO叫唤起来,因为运动的关系有点气喘,“我要去和你的未婚夫好好谈谈,在他做出愚蠢的决定前。”

“我的未婚夫很明白你是重要盟友,但是他想知道我们的关系紧密到何种地步。”Steve挤挤眼,你瞧,他不喜欢撒谎,但是不代表迂腐,保护Tony的同时如果可以换得一些交易才是正确使用房主权利的方法,并且偶尔看CEO吃瘪也算一件有趣事。

 

“我很吃惊你对于盟友淘汰的原因一点儿都不吃惊。”

Peggy Cater在心中暗叹一声,知道自己的晚餐算是泡汤了。“来点儿苏打水么?”

“不,谢谢。”Loki抬手示意,Peggy耸耸肩,“当然,请坐,Laufeyson先生——”

“我原谅你对我的讽刺,小姐。”

“不,先生,这完全不是讽刺,考虑到我的数学功课有多糟糕,所以我向来尊重每一位教授此科目的先生。”Peggy用拇指抵住下巴,俏皮打趣到,这屋中的大部分人都领教过Loki的作弄,她偶尔反击也并不过分。

“看来确实够糟糕的,因为你甚至没算一算Natasha淘汰的票数。”

看来这就开始了,Peggy咂咂嘴,将吃到一半的色拉推得远一些,“无论如何,我知道你选择淘汰的是Nata。”

“当然,我猜你也不会因为这个生气,你们的联盟牢不可破,我想我是没有插足的余地了,请你体谅我只是为了自保。”

“如果我们的联盟真的牢不可破,那Nata就不会被淘汰。”Peggy用指头骚刮了下额头,她没有忘记Wanda对自己的坦白,然而,在此之后如何处理Wanda,是否要将这件事透露给Tony以及Banner,是她尚未思量好的。Nata的淘汰改变了很多事,Peggy隐约开始明白她想轻松的玩低调,倚靠他人的筹谋安全过渡到后期的策略似乎没有那么可行了。

“看来你的头脑依旧十分清醒,女士。”Loki欠了欠身,“淘汰席位上的军花和Natasha不能投票,作为房主的Thor不能投票,剩余七位房客,至少要有四位支持Barnes他才能最终被留下。我已经同你坦白,我选择留下Barnes,我相信Rogers也是一样,至于另外两人是谁,也许是你需要好好思考的,如果你能弄明白这一点,我相信对你剩余的比赛会很有帮助。”

Peggy有瞬间的犹豫——要不要告诉眼前的男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然而她只用了一秒就压下这冲动,她已学会这重要一课——大屋中,没人可以相信。

“谢谢你的分析,Laufeyson先生,我想我明白你来同我讨论的目的。”

Loki绿色的眼珠闪了闪,“你真的明白么小姐?不过没关系,我愿意做您任何时候的倾听者。”

 

Peggy其实有些糊涂。她当然知道作为本周最有可能的淘汰人选,Loki最重要的目的是自保,然而他前来讨论策略,并没有抛出结盟之类的论调,也没有同她交换任何承诺——只是讨论Natasha的淘汰票数,也许他想暗示Wanda的背叛,可是那又如何,Wanda的背叛和Loki的自保之间没有等号。

不过她的迷思有了突破,在Banner教授的一句提问之下豁然开朗。

 

“本周另一个人选会是谁?”

“什么?”提问的是Tony,CEO现在习惯了同Banner教授在睡觉前用滚烫的水泡脚——普通房客没有按摩浴缸的高级享受,洗澡也得挤在小小浴室,但是人们总能很快找到一些不那么“奢侈”的享受。

“本周另一个人选。”Banner教授正在阅读自己携带的一本书。“Loki总要上待定席,可是另一个会是谁?“

“反正不会是我。”Tony气鼓鼓地回答。“要不是因为Rogers一个劲儿地看Barnes的屁股,没准我就是房主,他们两个白眼狼不能淘汰我。”

Peggy的迷思终于在此刻得到了解答。

Loki知道自己逃不过上淘汰席,所以他的目标也从来就不在此。这位SAT教师的计划已经跃过淘汰提名这一步直接到了之后,他在为自己选一位最合适的对手,一位上了淘汰席,走人可能性会高于他的对手。

现在Peggy要忍不住为对方鼓掌了,她在参加比赛前也看过不少往期剪辑,大部分选手面对这样的困境无外乎竭嘶底里地拉票或者随意承诺结盟,沦为房客们的笑柄,有些则是毫不做抵抗,而狡猾的“邪神”先生,就像一条游荡的毒蛇,盘旋而下的姿态不但优雅,还布好了每一步。

唯一比骗子更惹人厌当然就是叛徒了。Loki特地来点拨她,意图让她明白Wanda是那个背叛者,再借由她的愤怒将这个秘密公之于众,为Steve和Bucky奉上第二个淘汰候选人。作为房主,即便他们同Wanda有私下交易,但是如果不让背叛者坐上淘汰席,也会引起众怒。

实在精妙,他甚至不用在台前表演,所有一切自有他们这些房客们来演绎完成。

然而Loki唯一未预料到的,也许是Wanda一早就同她坦白了——Peggy蹙了蹙眉,也许她也弄明白了为什么Wanda会在Natasha离开之后立刻坦白了真相,因为不得不这样,因为知道Loki会推出自己充当挡箭牌。

因为Wanda同Loki曾有盟约?所以两人才会对对方的下手如此清晰——

有一个联盟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时候偷偷成立了。Peggy捏紧了座椅。

“我说你一定要看这本书么?”Tony突然开口。

“什么?”Peggy吓了一跳,她回过神来,发现后背有些湿意。

“格雷的五十道阴影——”Tony极其不满地大大“啧”了一声,指着Banner教授,“能不把讨论策略的时间来看这些书么?”

Banner教授推了推眼睛,“不,Tony,这很感人。”

TBC

评论(28)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