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盾冬】Steve Rogers恋爱特别行动小组-篇一

Summary:

一个明确性向多年却迟迟没有花开结果的美术教师,

一个俏皮正义又自诩多情的街区小警察,

一群为了完美甜心同事惨淡恋情线煞费苦心的社区老年大学的职员,

我们的共同目标是!让画手大触Steve Rogers早日将Bucky Barnes警官拐回他的小公寓~


1.

“我的隔壁新住了个警察。”Steve Rogers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嘴里正含着第三街区买来的菠萝披萨,语音含混,所以整屋的人都毫无动静,只有Banner先生将视线从电脑屏幕转向他,伸手抬抬眼镜回了一声,“哦”。

Steve并没有气馁,继续道,“我觉得他还挺不错的。”

这次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原本正在看手机相册中儿女照片的Barton也抬起头,“是么?”

“这样说来,”Thor一开口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了,这个将一头金发颇有个性地留长至肩,胳膊健壮的年轻人声音嘹亮,轰隆隆得像打雷。“你不再住那个护士旁边了,我还以为你和她有戏。”

Steve瞬间露出尴尬的神情。

幸好原本专心修剪指甲的Natasha替他圆了场,“都停下伙计们,我觉得Steve还没说出重点。”

Banner和Barton在此间隙迅速交换了下讯息,

“到底还有多少人不知道我们的Steve是个身心健康的同志?”

“只有Thor了。”

 

Steve只好装作没听见两人的交谈,清了清嗓子开口,“我其实是想说,我觉得我恋爱了。”

 

2.

这所社区老年大学已开办有三个年头了。最初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会以失败告终,毕竟创办人是Thor Odinson这个看上去乐呵呵却似乎没有灵光脑袋的澳大利亚人,哪个澳大利亚人又会想到来美国办一所老年大学呢?

然而幸运的是,Thor靠谱的不仅仅是肌肉胳膊,他金色的脑袋里外同样迷人,因为落脚点选的不错,课程设置也有趣,这所社区大学的前景和盈利情况都越变越好,而任职的教员有些是全职,还有一些则是邀请的志愿讲师。

 

“你说什么?”Tony Stark挖了挖耳朵,双手竟然停止摆弄了机器人,“你再说一遍。”

Natasha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将教员书桌上的俄语课本全部都拨到一旁,一屁股坐到桌面,居高临下的看着Steve。

“你说什么Rogers?我都开始以为你是无性恋的时候,你终于实质意义的出柜了?”

 

是了,Steve Rogers是个明确自己性向已久的健康年轻男人,个头很高,胳膊比不过Thor但是已经可以打败90% 的美国男人了,屁股超级翘,让Natasha都叹为观止,笑起来可以迷倒整个街区的老夫人们,竟然还是个浪漫至死的画家。

简直是来谋杀女性的——错,考虑到你的性向,是来谋杀男性的,Natasha补充。

 

然而这样一个十全十美的甜心,却始终没有一位好伴侣。

“我实在太好奇了。”说出这句话的是Banner先生,这很不容易,这位很有建树的物理学家通常的兴趣所在是这间屋中大部分人都听不明白的,“难以想象你喜欢的人会是什么样,Rogers。”

“我来猜猜,根据Rogers的个性,对方应该很斯文。”Barton搓搓手,愉快地加入八卦。

“唔,通常貌似传统的家伙内心都很反叛——”这次开口的是Tony,这位机器人兴趣小组的志愿讲师正一手举着一个扳手,不再年轻的面容上仍旧显得很活泼的眼珠转来转去,“所以我打赌Rogers的那一位是那种哥特类型的小帅哥。”

“等等,”Thor终于有机会重新插入话题了,“Steve是个同志?”

 

3.

Steve原本的邻居Sharon小姐是位样貌甜美又标志的护士,他们相处愉快,Steve会为对方修理下水管和刷油漆,Sharon小姐也乐意为他在公共盥洗室占个洗衣机位,但最重要的在于,Sharon小姐的生活简单规律,一点儿都不吵嚷,以两间毗邻的老式公寓房来说,有这样一位安静低调的邻居可太重要了。

因而当Sharon同他告辞时,Steve颇为忧虑地作了一副雨中树林作为临别礼物,然后衷心希翼自己的下任邻居同样讨人喜欢。

 

于是当搬家公司的大卡车泊到公寓楼下的那一天,Steve特地穿了上课时才会穿的深蓝色牛仔衬衣,下摆妥帖地束进裤腰,金色的头发抹了一点摩丝,手捧一小罐黄桃酱,郑重又忐忑不安地敲开了新邻居的房门。

房门很快就被打开,而Steve认为自己见到了暖热春风中最惹眼的那一抹绿。

“嗨,”对方首先开口,表情有点迷糊的样子,阔挺的鼻梁缩出一个小小的褶皱,在瞧见Steve手里的罐头后才露出恍然的笑容,很大喇喇地拍了下他的肩膀,“我猜你是对门的?”

Steve眨眨眼,对方已经热情地侧身邀请他进屋,“真抱歉,我还没收拾好——但你还是可以进来喝杯茶,哦对了,我是James Barnes,刚搬到这儿,你是对门的那个绘画老师对么?房东同我说起过——”

“你好Barnes,不,你好James,不对,你好——”

“你可以叫我Bucky。”James冲他挤挤眼睛,Steve注意到对方丰厚又浓密的棕发有一小缕正俏皮地落在眉侧。

“Steve Rogers,你可以叫我Rogers,哦不,也许Steve更好——”

Steve现在很想痛击自己的脑袋了,作为一位老师,他向来是以口条沉稳流利著称的,但眼下在他的新邻居面前却表现的像个结巴,仅仅是因为对方可爱过了头——

Steve的确想要一位可爱的邻居,却未料上苍垂怜,竟然那么“惹人爱”。

 

4.

“原来你喜欢美男子?”Barton有些兴意阑珊地靠回座椅,“我还以为你会更有深度Rogers——”

“如果仅仅是这样,你怎么没有爱上Thor呢,说真的他的样貌称得上完美了——”Tony将刚完工的简易扫地机器人放到地上开始试验,这是他本周的公开课题。

“不,当然不仅是外貌。”Steve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很认真地反驳,然后嘴角露出一点和煦的笑意,Natasha忍不住对着Banner先生做了一个呕吐的鬼脸。

“他还非常机灵——”

“什么?”Tony油腔滑调地怪叫了一声,“那你怎么不喜欢Loki?他可机灵的快开出机灵花儿了。”

“我需要郑重声明,”一直乐呵呵站在众人身侧的Thor打断Tony,“虽然你是我的朋友Steve,你也很优秀,但是我保证我弟弟对你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你们不合适——”

“说真的,他真的是你弟弟么?我还真没见过一个澳大利亚人长这样,”Barton岔开了Thor的话,Tony弯腰向前俯在桌案上,做出很有兴趣讨论的模样。

不过关键时刻总有Natasha,红发女郎气势十足地拨开机器人讲师和育儿顾问——没错,Barton是这个老年大学的育儿顾问,工作职责是同所有上了年纪的居民探讨如何面对和教养下一代。

“通通给我闭嘴,你,Rogers,继续。”

 

Bucky似乎是因为工作调度才搬家的,他被分配到这附近的警局,因此当Steve结束课程晚归时,偶尔会遇见正在街区巡逻的Bucky。

Bucky总是非常热情,他穿着深蓝色的制服,撩拨人心的头发收进警帽,腰间挎着防爆棍和配枪,远远看到Steve,便微微歪着脑袋一点下巴,然后在Steve的小心肝被点的“砰砰”跳时开口,“嘿,对门的哥们,你下班了?”

Steve夹一夹腋下的一摞画册,礼貌的寒暄,“你好呀Barnes警官。”

对方“噗嗤”一笑,“你好呀画家先生。”

 

然后就在同样平平无奇的某一日,Steve被街区的不良少年们盯上了,这在这个相对稳定的社区中并不常见,并且Steve也锻炼的非常结实,但是没有防范力的人最软弱,因此当他被人一脚踹在后腰猝不及防地摔了个狗吃屎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

然后在他做出像样的反击之前,三个小混混中的两个已经被一记漂亮的背摔外加一个侧勾拳撂倒了,剩下的那一个瞬间丧失了气势,软着腿跑了两步一个踉跄摔在泥地,和Steve成了并排坐的姿势。

Bucky从阴影里走出来,制服依旧簇新闪亮甚至都没褶子,依旧是潇洒的一点头,“唰啦”一下甩出证件,“警察!”

 

当天夜晚Bucky带着治跌打的药膏来敲Steve的门,眉眼笑的弯弯,丰腴的颊旁盛着一个酒窝,“真抱歉Steve,我早就盯上那几个坏小子啦,可惜没有及时赶到——喏,这个给你,腰还痛的厉害么?”作势就要来拉Steve的T恤下摆。

他吓得连连摆手,“不,没事,Barnes警官,是我应该谢谢你。”

Bucky只得作罢,但是手势一转竟然捏了把Steve的胸部,“其实你练的挺好的,有空我们可以切磋一下格斗技巧,技多防身,你觉得呢?”

Steve僵直地动了动嘴皮,“好——”

 

5.

“所以你们瞧,他很机灵,又善良。”Steve满足地说出总结陈词,“我的感觉不会错,我确确实实恋爱了。”

Banner先生扫视屋中静默的几人,讪讪的咳嗽一声,“那么Steve,你计划有所行动么?”

“说得对,你可以约他晚餐。”确认Steve喜欢的不是自己弟弟后,Thor Odinson放心地给好友做起了参谋。

“送他一帧小像。”Barton觉得应该善用Steve的特长,“这招可以打败绝大部分的姑娘。”

“可是Barnes不是姑娘,”Natasha严肃地指出育儿顾问的纰漏,“如果你是认真的Rogers,至少要先确认对方是否单身,并且也可以接受男性吧。”

“终于有人说出有真正参考意义的方案了。”Tony在后边冷哼,“不是故意打击,但是美国的同志人数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多,万一你的警察先生喜欢的是火鸡小妞儿呢?”

“你可以直接问问他——”

“不,这不礼貌。”Barton反驳Thor的建议,“你可以先关注下对方的社交软件,如果他是一个同志那一定有点迹象。”

“万一那个警察和Steve一样是个根本不合格的同志呢?”Natasha耸肩,Banner教授举起时间表示意红发女郎她的俄语课时间快到了。

“在我认识Steve的最初三个月,无论是INS还是FACEBOOK可都看不出他是一个同志。”Natasha站起来拢了下头发,优雅地将俄语教材挽在臂弯,“无论如何伙计们,为了帮助Steve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同志。”

“我是Nata——”

“你不是亲爱的,”Natasha翻了翻眼皮,“我来发起,正式成立Steve Rogers恋爱特别行动小组,第一步,至少弄清对方有没有可能——是弯的。”

TBC


Sorry啦我不务正业地又开新坑了,但是老坑会填的啦!

评论(40)

热度(794)

  1. sue1973F局长 转载了此文字